www.ccm416.com

| 首    页 | 联盟简介 | 组织机构 | 联盟成果 | 新  闻 | 时  评 | 专  题联系我们 |
| 领导关怀 | 论坛综述 | 学术探讨 | 经验交流 | 共建活动 | 实践服务 | 专项活动 | 精华博文 |

 

 

信用也是生产力

企业信用治理 重在制度建设

 

 

1


信用也是生产力


章政(北京大学经济学院、教授)

一、 信用的内涵与作用
    近期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:我国由于信用缺失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令人震惊:每年由于产品质量低劣或制假售假造成的各种损失高达2000亿元;每年为解决企业的呆帐坏帐问题而耗损的财务费也近2000亿元;每年订立的经济合同中,履约率仅有60%左右。日前,在北京举行的“2006中国信用高峰论坛—第二届全国信用体系建设经验交流研讨会”上,针对这一严峻形势,有专家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如果没有健全的信用制度,我国GDP将损失10%-20%”,信用问题已经成为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“拦路虎”。
    为了解决以上问题,首先应该搞清什么是信用?我们认为信用有三个层面的涵义需要理清。第一,信用指的是一种诚实守信的自律意识,是道德层面的自我约束,这是信用的基本内涵。比如孔子讲的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”、“民无信不立”等等,这方面的道德观念我们并不缺乏。第二,信用是一种社会评价制度,是一种约束性力量。举例来说,发达国家一般都拥有对企业信用进行评估的市场化的服务机构,著名的美国标准普尔公司,一年的产值是上百亿美元。“标普”做的事情其实只有一件—“说”,即对企业的信用进行评估,并将信息公之于众。尽管它不生产具体的产品,但影响却很大。一些企业不仅愿意让其评说,而且还化钱成为它的会员。这似乎不可理解,但这正是制度的力量:通过公开的方式和公开的机制,形成对社会各个经济主体有效的约束,即信用制度。这种约束与法律约束不同,后者起的是杀一儆百的作用,属于他律性的,而信用制度约束则是弹性的、属于自律性的。信用的第三层涵义是一种经济形态,即信用经济。按照经济往来方式的不同,我们把社会经济形态分为三类:实物经济、货币经济、信用经济,所谓信用经济是指以信用为核心的经济往来活动。
    现在我们缺乏的正是信用经济。近二十五年来,中国经济高速成长,有人甚至提出,未来25年内,中国经济发展有望赶上美国。我看不一定。因为我们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形态不在同一水平线上。换句话说,我们现在还处于货币经济阶段,挣的是现有的钱、而消费者现有的钱是有限的,未来的钱则是无限的。统计资料表明,信用交易方式目前只占我国交易总额的20%左右,而西方国家贸易总额的90%都是采用信用交易方式进行。所以,要推动经济发展就必须进一步深刻地理解信用经济的内涵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信用也是生产力。

二、 信用道德与信用社会
    近日正在热播的一部韩国电视连续剧《商道》,其间颇多对于“诚信”这一商业道德的阐释。延引自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些经商之道,如“待财要平淡如水,为人要正直守信”,“高手做势,中手做市,低手做事”,“赚取利润莫如赚取人心”等等,被很多人奉做一种理想的“新经济哲学”。从传统文化中汲取道德力量,籍以推动经济的进一步发展,似乎正在成为营救人心,拯救市场的不二选择。
    中国的诚信文化,不仅对韩国,对东亚很多国家都影响很深。三千年来,我们对于诚信的理解已经达到非常高的境界,但遗憾的是始终停留在道德标准上,没有把信用变成它律的制度。前面说了,信用问题不仅仅是道德层面的问题,它还是一个社会经济制度层面的问题。信用道德不等于信用社会。
    当前,之所以很多人感觉诚信缺失已成为一大社会问题,之所以会出现某种程度的道德迷茫,这一方面与我们对于信用的理解更多的是停留在道德层面有关;另一方面,也与我国市场经济仍处在发展的初期阶段、信用制度建设严重滞后有关。实践证明,信用建设,仅靠道德和自律是远远不够的。当信用只是一种口头说说的东西,指向的是个人修行,尽管人们都认识到了它的重要性,仍就不能起到实质性的约束效果。
    从博弈论角度来看,在一个没有信用制度约束的社会里,企业和个人往往会采用一种不守信的方式来竞争,因为在零和博弈的条件下,违约的成本最低,而获益却最高。这也就能够解释,为什么一些跨国企业一旦进入一个制度约束乏力的国度,也会出现不诚信行为,有些失信失范现象甚至比本土企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三、 建立信用标准、打造信用生产力
    某咨询机构的一份调查对于不同行业的整体信用状况作了个排序:其中信用问题最严重的,一是建筑业和房地产业,突出的问题是偷工减料,违约现象和拖欠资金;二是医药制造业和食品加工业,突出的问题是虚假广告、价格欺诈和质量欺诈;相比较而言,信用较好的企业首先是金融业,其次是邮电通信业等。怎样看待这个调查结果呢?客观地说,现在很多行业,离我们所讲的“信用社会”还有很大距离。如果单纯从信用道德角度来判断行(企)业信用的好与坏,这并不难。但这仅仅只是让消费者对一些不良企业有了一定的认识,并不能对社会经济发展带来更大的直接推动作用。
    一个行(企)业信用的好与坏,衡量标准是什么?仅从道德层面是不够的。信用的好与坏。并不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那么简单。在信用问题上,有一个最低标准也有一个最高标准。前者是指从利益角度出发,是否作好自身的生产和服务工作;后者是指从推动经济发展、服务整个社会角度来看,是否为创造一个更好的市场环境尽到企业应尽的社会责任。用最低标准衡量,你可以说某个行业信用较好,但若用另一个标准衡量,也可以说它的信用不好。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要求我们建立与之相适应的更高的信用标准,只有这样才能促进生产力水平的进一步提高。
    有人将信用缺失问题比喻为“信用败血症”。这意味着要从根本上解决信用缺失问题,光靠“输血”,也即加大信用道德的宣传还不够,还必须通过“造血”,尽快构建一套有效的社会信用体系,用全社会的力量来打造信用生产力。
    打造信用生产力,从制度建设的角度来看,首先需要整和各信用主体的信用信息,包括企业和个人的基本信息,并对各种资料进行分类、收集,建立一个征信系统,这也是目前工商、税务、海关、金融等各个部门正在做的基础工作。其次,有了这些信息,怎样使之更好地为社会服务,这就需要一套公开的制度和方法。因为征信系统与档案系统不同,只有让信息公开,才能对各信用主体产生约束作用。而信息如何公开,这又涉及到信用评估、信用调查以及信用风险防范服务行业培育的问题。第三,还需要建立一套公开的信用惩戒体系和信用管理制度。这涉及到对违信主体如何处理的问题,其中一个重要的前提是需要有明确的法律界定。比如一些涉及隐私和企业商业秘密的信息,如何避免因公开而产生的负面影响,都需要有严格的法律界定。以上内容构成了社会信用体系的几个主要部分,它既是构建信用社会的基础,也是打造信用生产力的重要内容。


Copyright © 2009 全国市场信用共建联盟 版权所有